水浒传第10回观后感300字-300字读后感

闲而无事的我翻开了书桌上的《水浒传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

今天我看的是第二十四回: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,这一回讲的是:武松遇到哥哥武大郎。随后回到家中,与哥哥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莲相见。金莲看到武松后顿生邪心,调戏武松,被武松臭骂一顿。厚脸皮的潘金莲却反咬武松调戏她。之后武松要去东京出差,向哥哥、嫂子辞行,不料却遭到了嫂嫂的冷骂。只好劝哥哥安分守己。

看到了这里,我真是替武松感到生气:武松本是想回家与哥哥嫂子团圆,可没想到会遭到潘金莲的如此羞辱,唉,说实在的,潘金莲怎么如此的厚脸皮,被武松臭骂后还死缠着武松不放,看到这里,我想给大家在谈一谈我的想法:大人和老师经常教导我们,犯了错并不说明我们就是个坏孩子,只要知错就改,还是会受到大家欢迎的。

但是文中的潘金莲呢?却是一个知错不改的人,我想告诉大家,一定不要学习文中的潘金莲。

小说以高俅发迹作为故事的开端,意在表明“乱自上作”,高俅是封建统治集团的代表人物,读后感《水浒传读后感450》。作者还写了大批的贪官污吏和地方恶霸,正是他们狼狈为奸,渔肉百姓,才迫使善良而正直的人们不得不挺而走险,奋起反抗。小说深刻地挖掘出了封建时代农民起义的深层原因。

《水浒传》的结构独具一格,先以单个英雄故事为主体,上一个人物故事结束时,由事件和场景的转换牵出另一个人物,因人生事,开始下一个故事。就好象一个个环,环环相扣,环环相生。其中也有一些自成段落的故事,集中表现了众多英雄好汉,智取生辰纲和三打祝家庄等即为其例。一个一个的小故事如同涓涓细流流向长江大河,终于汇合成滔天洪流,汇合成声势浩大的英雄大聚义。

《水浒传》成功地塑造了宋江、武松、林冲、鲁智深、李逵等人物形象。作者善于把人物放在真实的历史环境中,紧扣人物身份和经历刻划人物性格;善于把人物放在尖锐的斗争中生死存亡的关头来描写人物性格,还善于运用比较法、反衬法来突显人物性格。

再看鸳鸯楼上那幕血-案,武松连刃十数人后,一片血泊之中,从容地将桌上银酒器踏扁,揣入怀里带走;而即使粗心卤莽至极的角色如李逵,沂岭之上杀了假李逵后,也没忘进房中搜看,"搜得些散碎银两并几件钗环",都拿了——李逵虽极端厌烦女色,但也知这些沾满了脂粉气的钗环可以换钱换酒,照拿不误。而后,还去李鬼身边,搜回了那锭被骗去的小银子,在这种事儿上,黑旋风也足够细心。

●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鲁智深火烧瓦罐寺

鲁智深逃到了一所败落的瓦罐寺,却在寺院中上了假扮成道士和尚的崔道成(生铁佛)和丘小乙(飞天夜叉)的当,他俩早将寺中众僧赶到一边,欲捣毁寺院。鲁智深因饥饿劳累不知,被二贼打败。跑到赤松林,在林中遇见史进,吃饱东西后俩人同返寺院,合力打死了崔、丘二贼,见寺中几个和尚已上吊而死,掳来的女人也投井而死,便烧了瓦罐寺。之后,两人分道扬镳,鲁智深带着其师书信投东京大相国寺,寺内长老安排其管菜园。谁知,菜园周围有众多泼皮,常来偷盗蔬菜,得知鲁智深来管菜园,便围攻要给其来个下马威。却不知鲁智深功夫精通,反被打败,众泼皮落败而走。

●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

花和尚终用武力制服了众波皮。泼皮们便买来酒牵来猪请鲁智深饮酒,酒后鲁智深将院中直垂杨柳连根拨起,众泼皮惊服后每日请智深饮酒演武。智深便作东还席,席间给众泼皮使禅杖,林冲在墙外看见喝采,相只为即结为兄弟。此时,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却在调戏林冲之妻。林冲被女使叫回,见是高衙内,虽然恼怒,但忍了。智深来助,林冲忍让。高衙内惦念林妻,富安和林冲好友陆虞候陆谦出卖朋友,请林冲去吃酒。高衙内却哄林妻到陆虞候家调戏,林冲闻讯赶到,衙内逾窗而逃。老都管引陆谦、富安见高太尉,定下陷害林冲的计策。林冲中计被骗入军机大事处白虎节堂被擒。

●第八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

高太尉命将林冲押至开封府,交由腾府尹审理。当值的当案孔目孙定与府尹无奈只得将林冲刺配沧州,林冲被逼写下休妻书。陆虞候使钱买通两个防送公人董超、薛霸,指使两人在监押林冲至沧州的二千里途中了结林冲,两人应下。发配途中,时遇六月天气,正值炎暑,薛霸、董超两人一路上百般折磨林冲。行至一处险峻恶林野猪林,薛、董二人将林冲紧绑于树,言明乃高太尉、陆虞候指使他俩陷害林冲,并受命不得不杀死林冲。言罢两人提起水火棍便要打死林冲。

●第九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

鲁智深摁捺不住从松树背后窜出,提起禅杖便要打杀薛董二人,林冲连忙制止。智深只得略训二人,厉命两个公人好生对待,不得再起歹意。两个公人见智深暴戾,一路再不敢惹他发作。行了十七八日,离沧州已

不远,智深取出些银两交与林冲后便作别,不日,一行三人来到柴进庄上投奔小旋风,受到柴进厚待。柴进邀林冲与其伴教头比武,林冲胜过洪教头。柴进赠予银两后,二位公人押送林冲至沧州。用钱买通差拨管营,又得柴大官人书信照看,免挨了一百杀威棒,还开了枷锁,派去天王堂当看守,只需在牢营做些烧香扫地的活计。

●第十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候火烧草料场

陆虞候欲再次设计陷害林冲,恰在曾被林冲于东京救下命的李小二店中吃酒,李小二起疑,去向林冲报告了消息。林冲一听正是陆谦,便四处寻找无果。提防了三五日无事后,林冲自安下心。一日,管营突派林冲管理十五里外大军草料场。草料场皆是仓库与马草堆,林冲在草厅内寒冷无比,就去路外市井沽酒。待回,那两间草厅已被雪压塌,无处安身。寻得一古庙,正欲吃食,使察觉草料场火起,耳闻庙外三人交谈着引火陷害林冲之事。林冲怒火中烧,愤杀差拨、富安和陆谦。后提了枪往东而去,在一庄上烤衣讨酒,打散庄客,醉倒雪地,被众庄客缚住。